群团工作

寄语青年——在河南省地矿局第三地质勘查院青年交流座谈会上的发言
发布时间:2012-11-15 11:43:53  发布人:tszzc  阅读:1628

寄语青年——按语与前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在河南省地矿局第三地质勘查院青年交流座谈会上的发言(1

 

按语:2012.11.13下午,应河南省地矿局第三地质勘查院政治处、团委的邀请,让我谈谈自己来到地质队46年的人生经历和感悟,我作为这个地质队(现在称院)的老队长、总工程师,欣然接受了这一邀请,并在会上发言一个多小时。

参加交流座谈的都是近年从全国各大、专院校招聘来的大学、大专、中专毕业生,他们选择了地质队这个艰苦的环境,工作几年后都有各自不同的感悟,因而院政治处、团委,给他们提供了这次交流的平台。

院党委书记、政治处主任、工会副主席、团委书记、岩土工程分院院长、资源勘查分院院长,参加了这次座谈会。

我的发言,虽然是谈个人的人生经历与感悟,相信看后,老一辈地质队员会感到欣慰;新一代地质队员会更加理解老一辈地质队员的艰辛、执着与痴情,从而更加热爱地质事业;博友们看后也会增加一份对地质队、对新老地质队员的理解。

因为发言稿的篇幅较长,分成数篇,陆续发表,今天先发表“按语与前言”:

前言

青年朋友们:

大家下午好!

今天应邀有幸与诸位见面,重新启动我学生时代的单纯与坦诚,敞开心扉,在这里与你们畅谈,以我来到地质队46年的人生经历与感悟,欣然协助你们设计未来,是院领导给我、也是给你们的一次机缘,对他们的精心安排,表示感谢!对你们以热切的心情,前来听取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,讲述旧事,感叹人生,多一份青年人的理解,表示欢迎!

从今天开始,你们认识了一位老技术人员,认识了一位从钻探工人开始,一步一步走过来的老领导,或许是一位老校友、老乡,也自然结成了忘年之交。我已年逾古稀,未来10年,或许20年,希望上天赐给健康,成为多伴随你们一天的朋友。相信这位老朋友会对你们的人生有所帮助,受到启发。

为了尽可能少占用你们的时间,好多听取你们的内心世界所想,特意起草了这一份发言稿。

今天,我首先提出一个问题,供你们思考:你为什么要来到这个地质队?在你们的思路尚未打开之前,先谈谈我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待续)

寄语青年——来到地质队

——在河南省地矿局第三地质勘查院青年交流座谈会上的发言(2

 

按:2012.11.13下午,应河南省地矿局第三地质勘查院政治处、团委的邀请,让我谈谈自己来到地质队46年的人生经历与感悟,我作为这个地质队(现在称院)的老队长、总工程师,欣然接受了这一邀请,会上发言一个多小时。因为发言稿的篇幅较长,分成数篇,陆续发表,今天发表“来到地质队”:

来到地质队

我是1961年以高分录取到北京地质学院的,那年因国家高度困难,是农村饿死人的年月,作为一个农村孩子,怕靠不上,老师让我报考了地质学院。自己也没有想到能考上,高考结束后,我从开封回到家乡杞县曹岗村(原来在开封二中读高中),就自然成了公社社员,每天到地里干活,生产队长每天给我记9分。1961824日,接到录取通知书,826日离开贫困的家乡,828到达北京地质学院报到。

那年我的两个同学考入了清华,6个同学考入北大,共42个同学考入北京各大学。地院与清华大学毗邻,入学后见面才知道,我的录取分数只比清华大学录取分数线低了5(那时报志愿前不公布录取分数线)。那年全国仅招收13万大学生1960年还招17万)

入学的前两年,整天都是在饥肠辘辘中度过的,每天的早餐7分钱:扣黄4分钱(用模子扣在笼屉上蒸熟的玉米面糕)稀饭2分钱,咸菜1分钱。中餐、晚餐也没有好菜,因为每个月的食油定量只有4两,几乎没有吃过肉,每个月的伙食费13.50元。那时我的体重仅104斤,后来给自己的孩子讲,她们都不相信,因为我大学毕业时体重已经达到142斤,现在的体重160斤。1963年把大学生的粮食标准由每月27(每月还号召节约1斤,交给国家),调到36斤,伙食费涨到每月15.50元,才算基本能吃饱饭。

1966年北京地质学院探矿工程系毕业(五年制大学),因文化大革命推迟分配一年,19671122日,来到这个地质队报到,因为小秦岭金矿会战,急需技术人员,那年从北京地质学院分配来2名,西北大学分配来6名大学生,是这个队建队以来分配大学生最多的一年。

那时的关林地质大院:院墙,下面半米高是砖砌的,上面是土打成的。可能那个时候社会治安比较好,数处土墙都塌成了豁子,名符其实的断壁残垣。整个大院没有一栋楼房,没有一条柏油或水泥路面,下起雨来满地泥泞,好在有地质队发的长筒靴。院内的平房也不多,记得院内还有一片桃园,院外全是麦子地,老乡浇地的两条渠也从院里通过,不浇地季节成了污水沟,后来有人起名“龙须沟”。

院内只有两间招待所,一个姓甘的师傅管着,哪里住得下8名刚分来的学生,来的当天晚上就把我们分到了钻机师傅们的宿舍。因为头一年是见习期,按照惯例必须到钻机劳动一年。当时地质队正在搞冬训(冬季大雪封山,无法开展地质工作,集中在地质队大队部培训),天天组织学习,开展“文化大革命”。我被分到5号机,机长刘利全,湖北人,三十多岁,话不多,从他那憨厚的脸上可以看出,对我的到来打心眼里高兴。

出去地质队大院北门,顺着门外右侧麦子地里约有半米宽的斜路,到关林街上看看,走到关林庙不足一华里的路,两侧约有近10个土墙厕所,走不远就闻见一股臭气,马路也坑坑洼洼,完全是一片落后农村的景象。

叫我看来,当时地质队的领导也不懂什么礼貌,我们到省地质局报到后,田林局长还专程跑到局招待所去看我们,表示欢迎,并问寒问暖。到了队上,连什么表示也没有。可能因为“文化大革命”受到冲击,顾及不上了。“革委会”的领导,起码也应当有个表示吧。

这就是来到这个地质队后给我的第一印象。

“到艰苦的地方去,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!”,“服从组织分配,服从党的需要!”,自走进北京地质学院,头一年对我们就进行专业思想和艰苦奋斗的教育。那时的大学生,大部分身上都穿着带补丁的衣服,因为每年的布票才7尺,大学生每年补助5尺。很多学生身上都是穿的家里织的土布,包括上海来的学生。几乎没有人能穿上皮鞋,除了从东南亚各国来的华侨学生。

教我们唱的第一首歌,就是《勘探队员之歌》。毛泽东主席让我们“开发矿业”;刘少奇副主席在中南海接见北京地质学院1957年第一届毕业生时,称他们是“地质尖兵”,并送给他们猎枪,到野外作为防身的武器;地质部何长工部长也经常来学校检查工作、作报告、跳交谊舞。因为那个时候每周六的晚上都举办舞会。何部长来了!一进舞厅同学们都拍手欢迎,这种气氛感到部长很随和、很亲切。哪像现在,部长出行,警车开道。

光荣,光荣,地质队员光荣!深深地印在我们那一代未来地质队员的脑海里。听毛主席的话,听党的话,我们当时不但是这样想的,这样喊的,也是这实践的。你们想想,在那个高度贫困的年代,作为一个农村孩子,怎么会到北京上大学(我们村几十个童年好友,同我读到高中的只有一个,考上大学就我一个),所以从内心深处高度感激毛主席,感激共产党。执着、痴情,现在你们可能难以理解,特别是毛主席的晚年犯了让人难以理解的错误,今天网上、社会上,说什么的都有,所以我们那一代人感受到的和你们听到的几乎两样。

我们那一代人的痴情,就是今天回味起来,憨吗?不憨!傻吗?不傻!那是一种激情,那是一腔热血!那是一个时代!伴随我们几十年的风风雨雨,朝夕相伴的一座座大山,用我们的汗水从地壳深处取上来的岩心、黄金、白银、钼钨、铅锌……都可以为我们作证,那一代地质队员没有辜负毛主席他老人家的重托,没有辜负党的期望!

我们老一辈,就是这样执着地走过来了。在那个连饭都吃不饱的艰苦岁月,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来了。踏遍青山人未老,风景这边独好,今天仍引以为骄傲。

从我们那一代人懂事开始,老师就给我们讲人生观、世界观,现在又增加一个价值观,无非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,是为谁而活着。是为了社会,还是为了自己?是为了社会进步,还是为了金钱或一官半职?是遇事先为他人,还是先为自己?(以上,请有时间打开我的博客看看,新浪网,昵称“伏牛劲草”,那篇博文的题目是“寄托着深情的那个地质队”,获“河南新地矿征文”一等奖)

另外,我这里引用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在2012年毕业典礼上的一段致辞:“请注意,千万不要在错误的方向上走得太远,别在功利和俗气的方向走得太远,千万别嘲笑老一辈的执着和爱;别在自以为是的方向走得太远,而错把理想和情操当成天真。”

(未完待续)

友情链接:秒速时时彩官网  盛世彩票平台  状元彩票  天天彩票官网  秒速时时彩官网  东方彩票平台  幸运蛋蛋官网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